我们影响主流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专栏 > 正文

我家的春节

日期:2020-01-15 【 来源 : 万博体育网址周刊 】 阅读数:0
阅读提示:伦敦唐人街的春节庆典一般都在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日,张灯结彩,狮龙并舞。
撰稿|恺 蒂

  

  英国小夫妻过圣诞,是一年在女方父母家,一年在男方父母家。所以,刚刚过去的那个圣诞节,哈里王子和梅根,选择带着儿子去了加拿大,说是要和梅根母亲团聚,大家并没质疑。但上周他们突然宣布要卸任英国王室高级成员职务、退居幕后并努力实现经济独立,措手不及的王室急急寻找解决方式,铺天盖地的媒体报道也不乏回头找暗示的:哦,难怪没在英国过圣诞。

  圣诞就像咱们的春节,带着家庭的期望和责任。“回家过年”和“回家过圣诞”,就是同义词。当然,也有人趁着假期,出去滑雪、旅游、看极光或去南半球晒太阳,但一年请假出去了,第二年肯定会乖乖回到大家庭,吃着肉质粗糙的火鸡,穿上滑稽的圣诞毛衣,下午三点坐在电视机前看女王圣诞讲话,这在英国,是传统。可怜的工党党魁科尔宾在十二月上旬的竞选采访中竟然根本不知道女王的圣诞讲话是在上午还是下午,可能也直接让他损失了一部分选票。

  圣诞节是私家的节日,那天街上特别冷清,是伦敦唯一没有任何公共交通的一天。相比之下,倒是中国的春节让伦敦的街头更为热闹。春节在英国并不是法定假日,因为年初一往往不在周末,伦敦唐人街的春节庆典一般都在春节后的第一个周日,张灯结彩,狮龙并舞。一月底二月初,正是漫长的英伦冬季到了几乎让人受不了的时候,春节多少能让人精神一振,所以,去凑热闹的也真不在少数,唐人街那三条街道,往往是人山人海。

  当然,春节也是任何与中国沾点边的各种商业机构进行公关推广业务的好时刻。多年前,我曾在伦敦高伟绅律师行供职,负责中国客户的开发和推广,那一年多的工作,最风光的是安排了次春节午餐会,得到律师行上到合伙人下到厨房经理的全力支持,经费没有上限,伦敦商界与中国有关的各位大佬都被请到,一时成为美谈。还有一年在开普敦参加非洲矿业大会,开幕那天正落在年初一上,领来的参会袋袋中,就有一枚红线串着的中式铜钱,可做手链,可做挂件!当然,不论是在南非,还是在英国,各种华人同乡会或官方非官方的团体,也都会举行各类春节庆典,必有打腰鼓扭秧歌,热闹非凡。总有朋友盛情邀请,但去过一次后,第二年就不想再去,第三年当然也就不再接到邀请。春节,如同圣诞,毕竟是私家的节日。

  其实,我家的春节,是在有了孩子后,才开始过的。春联、福字、年画、鞭炮、红包。每年春节期间,也必定选择一个周日请朋友们来家里包饺子,这已是传统,研究生时在饺子诗社学会的技巧现在可派上了大用场。每年我家的饺子会总有二三十个人,四五个家庭。有八十年代初到复旦学习汉语的老同学,有九十年代我刚到伦敦时认识的老朋友,也有大老远从欧洲过来的。这些朋友,都曾经学习过汉语,或从事与中国有关系的工作。他们的孩子从小到大,离家去大学读书,读完大学后又搬回家里来住,所以,每年包饺子的人数多多少少,我也会邀请国内过来的暂住伦敦的单身朋友,或朋友的朋友。多年培训下来,孩子朋友们都已经是包饺子的高手。去年,轮到女儿意识到今年春节的饺子会她可能无法从大学回来,便决定开始她自己的饺子会,邀请了她的二十多位中学同学来到家中,从中国城买了饺子皮,我只负责拌饺子馅——现在的年轻人一般是全素食,让饺子馅有一定难度——虽然包出来的饺子形状各异,但味道依然不错。

  “我家的饺子”和“我家的春节”,在孩子们的词汇中,已经得到了确切的定义。春节快乐,平安如意!

编辑推荐
精彩图文
俱乐部专区 / CLUB EVENT